顧問高建群:一世難脫三界苦 半生掙得一卷書——柳笛散文集《遠心疏野》序

顧問高建群:一世難脫三界苦 半生掙得一卷書——柳笛散文集《遠心疏野》序

2019-07-05 13:12:22我要投稿   點擊量:4320  



    那些矢志于投身文學的追風少年們,那些夜來黃卷青燈,伏案寫作,試圖以一支筆來改變卑微命運的文學青年們,那些自命不凡,不愿沉淪,試圖在斗室里,像小孩子玩積木一樣,一磚一石建筑著自己的藝術帝國的夢想家們,他們如今都到哪里去了?每每,站在城市的十字門口,我茫然四顧。時間是把殺豬刀。他們就在茫茫人流中。因家室累,因工作累,因世俗的人生俗務累,他們早已被改變。如果他不說出他是誰,你也許永遠不知道他是誰,不知道他曾經有過夢想,有過激情。但是我還是堅定不移地相信,這些年輕時候做過文學夢的人,此生無論后來的際遇如何,居家何方,從事什么樣的職業,在他們心靈的一角,一定有一處是神圣的,隱秘的,外來莫入的。他在那一角,安放下繆斯的牌位,偶爾夜半更深之際,醒來后會在那牌位前,焚香。“我曾經年輕過呀!”他會這樣說。
    劉殿華先生的這部厚厚的文章結集,名字叫《遠心疏野》,這大約是他用一生的時間,完成的一本書,從青年時代的青澀,到中年時代的沉雄,再到壯年時代的睿智,沿途的每一處風景,都收入眼中,并且一步三嘆,發出自己的嘆喟,日積月累,便成了這么一本書。
    我細細地翻閱了這本書,關于興安嶺的白樺林,關于雪域高原上的布達拉宮,關于蜀南竹海,關于一個男人所至的世界各地。唉,一個人的一生,說長很長,說短卻也很短,一本書,就像一個《人生備忘錄》一樣,就把你的一生總結了,交待了。
    我認識殿華兄很早了。在我印象中,他一直是一個服裝得體,舉止有度的成熟的企業家形象。社會角色把我們每個人都包的嚴嚴的,這樣好像才叫得體。我想不到,在西裝革履的后邊,竟然有一顆柔軟的文學的心,一縷今生今世無法排遣、揮之不去的文學情懷。
    那些當年一起起步的做文學夢的人們,你們都到哪里去了呢?有一首流行歌曲叫《那些花兒》,樸樹唱的。歌中唱到:他們在哪里呀?他們都老了嗎?他們已經被風帶走撒落在天涯。有些故事還沒講完那就算了吧!
    大約幾年前,殿華兄請我吃飯。他說他到了退休年齡了,以后時間由自己支配的多一些了,想把當年的文學夢再續起來,把自己這大半生拉拉雜雜寫下的文字,從抽屜里翻出來,整理成一本書。
    那天飯局上來了許多人,都是些滄桑面孔。雖然我也和他們同時住在這座城市里,但是也見面得很少了。望著這些滄桑面孔,我也頗多感慨,我想起電影《廊橋遺夢》里那句著名臺詞——我們是昨日的牛仔,過時的品種,偶爾流落在地球上的外星人!
   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,那個飯局上的人是關本滿,韓起,徐劍銘,周折,郭勇等等,周矢來了沒有,我記不清了。張敏好像身體不適,沒有敢叫他來。再就是殿華兄的夫人,與他當年一起做過文學夢的光彩照人的薛曉燕女士。
    殿華兄的《遠心疏野》就要出版了,謹獻上我的祝賀。我們這一代行將老去了,這場宴席將接待下一批食客。大家也許注意到了,因為是同時代人的緣故,我在寫這篇推介文字時充盈了真誠和溫情。
 
 
 
上一篇 下一篇

相關文章

     

    最新圖片文章

    • 散文委員會主任周折:大寫
    • 陜西省職工作家協會召開工作會議
    • 陜西省職工文化藝術節征文獲獎作品展:父親的巧手
    • 陜西省職工藝術節征文獲獎作品展:我是光榮的螺絲釘(節選)
    • 陜西省職工藝術節征文獲獎作品展:快樂的老父親
    • 陜西省職工藝術節征文獲獎作品展:職工食堂那點事兒
    • 陜西省職工藝術節征文獲獎作品展:縣城
    • 副主席衛尚科:啊,美麗的七里村
    • 陜西省職工藝術節征文獲獎作品展:愛心包裹旅行記

    最新文章

    推薦文章

    資訊

    熱圖

    • 《天天向上》已婚男主持人田源夜店照 與妙齡女激吻
    • 熟女
    • 超美女
    • 17歲哈薩克女排隊員一夜爆紅 身高182腿長120
    • 天賜之美
    • 最美花季
    • 清純校花
    • 精致女生
    • 百合朵朵
    • 美到想不到
    • 唯美劉詩詩
    • 醉美馬蘇
    幸运飞艇龙虎倍投